中国水利部网 | 江西省水利厅网 | 中国九江网

九江,你好

文章来源:局办公室   发布时间:2017-07-14 09:41:00   栏目:媒体关注   作者:   浏览次数:  

   一

  又一轮强降雨!

  7月1日7时,江西全省主要河道共15站超警戒。11时,省水文局发布洪水黄色预警,未来20小时左右,修河干流将发生超警戒2-4米的洪水。12时,省水利厅启动防汛‖级应急响应。

  雨一直下。

  江西全省11个县大暴雨,34个县暴雨……长江中下游干流,洞庭湖、鄱阳湖水位持续上涨。洞庭湖水位超警,长江干流莲花塘江段超警,已形成“长江2017年第一号洪水”。

  7月2日12时,江西省防总启动防汛‖级应急响应。省委书记作批示、省长紧急动员,“坚决打赢防汛抗洪这场输不起的硬仗!” 长江鄱阳湖地区投入抗洪抢险人力6.2万余人,预置兵力1319人,投入抗洪抢险机械设备87台套。

  7月2日下午,省防总抽调宣传采访人员分三组,赴防汛抗洪一线展开报道。负责同志征求意见,想去哪里?我没多想,只问他,哪里灾情最重、险情最险?

  第二天一早,我和其他四位同志赶往九江。

  路上,我突然有些后悔。九江,这个占尽人间好山好水、文脉底蕴深厚绵远的地方,当长江要津,揽匡庐奇秀,临鄱湖浩淼,浔阳楼、琵琶亭、锁江塔、烟水亭,李白、白司马、苏轼、黄庭坚,莲花峰、莲花洞、荷花垄、莲花池……我最该领略的应是山河无恙、岁月静好时,九江的平湖漠漠、山水煌煌。可我却要在这样一个时间里、以这样一种方式和她遭逢!

  可是,此时我又是最该走近九江的。江到浔阳九派分。长江与鄱阳湖在此交汇,九江防汛责任重、任务艰,尤其今年的这一场大水,事关众多百姓安危,她,牵挂着各级领导的心:国家防总督导组抵达九江、省防总专家组为重点地区防汛抢险提供技术支撑、省卫计委多个医疗队保障医疗卫生防疫……

  当洪峰来临,九江,准备好了吗?

 

  二

  九江市防总值班室,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。人员往来穿梭,电话调度,雨水情监控,灾情险情汇总,人员物质调配,忙而不乱,紧而不慌。

  市水利局办公室傅主任告诉我,九江一直是江西出汛最晚的城市。入汛以来,历经15轮强降雨考验。如今,长江、鄱阳湖全线超警,倘若水位居高不下,长久浸泡,堤坝压力将很大。现在九江防洪重点已由山区转为沿江滨湖,由泥石流转为堤坝。刚刚,14个防汛工作组全速开拔。

  堤坝安全吗?

  市局建管科李科长的回答听来踏实:去年九江总投资2.6亿元的填塘压浸项目,在今年主汛期来临之前,已完成385公里,通过对河堤内地势低洼及水塘处,进行宽度不低于20米的压浸台处理,可有效解决坝脚泡泉、管涌等险情出现,降低圩堤渗透破坏风险,险情规模和数量实现“双减”。

  九江长江大堤永安堤,多次牵动国人目光的地方。高位的江水将长江防护林淹得只剩下树顶,但堤坝内外,事物安详。无边阔大的水域,流动一抹抹明亮的红。红旗、红标语、红袖章,分别属于党员抢险突击队、值守单位哨棚、巡查除险人员臂弯。一个单位守一个堤段,一个堤段扬一面红旗、六七个党员干部土专家组成一个队,每小时巡查一次,记录、汇总、上报,24小时不间断。工作组和水利专家随时待命。

  高家柱是永安乡滨江村的村民,也是入选巡查值守工作组的“土”专家。我问他,水位那么高,担心吗?老高说,不担心,填塘压浸,做得好哇,虽然不敢说“固若金汤”,但永安堤目前确实非常坚固,出现的个别险情都是可控的,能很快被处理。老高还说,填塘压浸前的险不好查,因为两岸有好多水塘,水面浑浊,情况不明朗,加上加固前的堤身大都是土堤,一脚踩上去软得很,巡查费功夫,人又特别不安全。险情探不明的时候,心是悬着的,不踏实。现在,踏实多了。告诉大家,没事哈。

  不远处,有许多村民在清除堤坝杂草。挥动的镰刀,淡定从容。面对险情时,正收割着最为难能可贵的四个字“心安不惧”。使人们心安不惧的,除却脚下坚固的堤坝,更有来自堤坝上那一抹抹流动的中国红吧!

 

  三

  江湖两色,石钟千年。同行的记者提出想去石钟山拍一组江湖水位的实时照片。从九江开往湖口,城防堤外,滔滔长江水奔流。未雨绸缪,工人们正在封堵通闸门。长条的石块或钢材往两道栏里一卡,一根放完再放一根,挖掘机紧随其后往栏内的空间填土压实,堤慢慢变得高、稳起来。

  镇水牛广场,两头镇水之牛雄踞江岸。不远处,九江港正常作业,运输一如既往。一对年轻夫妻,在岸边往江水里扔浮圈,驯着一条彪悍的狗,日子总是寻常。无畏巨浪的豪情在翻涌,这是长江九江堤唯一没有建防护堤的地方。

  车流穿梭,秩序井然。我一路都在遇见,步履舒缓、面目清朗的人群。许多好年华的孩子,或背一扇画板,或穿拉丁舞裙,或提一袋子钢琴书,模样天真葱茏。我留意他们,从未有人咬牙切齿露出诅咒的神情。

  这是与水相融的素养。这是两千多年诗词歌赋大雅的滋润。一派雍容大度。眼底微微一阵发潮。心生感动。水从来不是万恶的叠障。赣鄱儿女从来不在叠障里无法自拔。直面惨淡,处置危险,战胜恐惧,取得胜利。

  丘山积卑而为高,江河合水而为大。关于胜利的信心,来自科学研判,来自正确指挥,来自众志成城,来自技术保障,来自人员、物质、责任的落地和坚守。当危险度过,消逝不见,水,平静下来的水,其实是大地和心灵一个无处不在的匿名补丁,转瞬又成为念想。

  石钟山头,仰看天上的白云。云多像是被天神之手小心剥离出来的朵朵白荷,因着水汽凝结的缘故,悬浮在半空。那些白荷,过滤太阳刺眼的光线,将晴空之蓝,映照得如此妥帖,温情。买了几颗菩提籽,放在包里,挂在车上。一颗松塔从树上掉在石板上,骨碌几下站定,像一尊小佛像。万物蒙福,自有庇护。如洗的生机。

  赶赴修水,这座迄今为止江西境内我最为喜欢的小城。

  我一直为那个溯河而上的早晨深深着迷。河面开阔,修水温婉,两岸幽深,那些田野和菜园,充满森林的绿意。半山腰传来三两声狗吠,把暮霭咬出了一个小洞。扶在木质的栏杆上,望一眼江上的浮桥,再望一眼江心抛晒渔网的船夫身影。我想,最美好的人间,就是这里了。

  可是今年,短短一周时间,大雨狰狞面孔,洗劫了美好的她三次,肆意蹂躏,扬长而去。重创之后,修水,我念念不忘的修水,能涅槃重生吗?

 

  四

  杭口镇下杭村。每幢房屋外围刻着两到四米多不等的水渍淹痕。村子里的树,树身黄泥板结,快要攀到梢顶。地面还有来不及清理的近一尺深的淤泥。村民陈桂花忙前忙后在洗刷屋子。她双脚泛白,白中又有无数溃烂的粉红存在。

  “老辈人的经验在,我房子一楼算是做得很高了,却是没用。二楼都淹了一米多。那天晚上,我牵着90多岁的公公婆婆和6岁多的小孙子在顶楼,没有电,全是水,我们哭作一团。好在,都活下来了。”我问桂花家里损失大吗?她说,水太猛了,从来没发过那么大水。水势汹,什么东西也来不及处理,除了家人和一群小鸭子,其它全都冲走了。那可怎么办?我问。她爽利地笑笑:“起先吃饭在高处的邻居家。现在,政府发了大米、还有其他物资,自己张罗。衣服呢,自家亲戚第二天就给我送了不少。有得饭吃,有得衣穿,有地方睡觉,有地方看病,点点滴滴收拾,家也慢慢有了样子,一切会好起来呀。”从始至终,桂花没有开口诉过一声苦。

  我问桂花高龄的婆婆,希望政府为她做些什么。老人家摆摆手,说不需要,政府要做的事还很多,被洪水冲走的匡书记到现在还没着落。匡书记他们本来不会有事的,如果不是因为挂心受灾的我们。他们实在为老百姓冒了大险啊。政府不要担心我们,有人就有一切。多腾出精力,去找他们。

  这是发自肺腑的声音,仿佛那天修水县城万人齐送抗洪英雄程扶摇的哭声。声音涤开一条路,那不是命运,而是干部的担当和百姓的自觉。

  下杭村主任邓高明,精瘦,走起路来快得很。骄阳很快浇透了他的衣服。老邓和农技人员在一起。这次洪灾,桑园、养蚕大棚和小蚕无一幸免,村里蚕桑产业损失惨重。老邓心痛极了。农技人员在一旁鼓励他:“尽快扶正桑树,用好土培实根部。桑树长出新梢后,加强水肥管理,促进生长。只要下半年多产叶、多养蚕,损失还是可以追回来。”一席话将老邓鼓荡得风火,他转眼去了蚕商户家中。

  县水利局王局长说,尽管修水近200座水库无一垮坝,但还有一些沟渠的堤坝部分被毁。水利部门在行动,不少乡镇也拨出专款,购买材料。村里出机械,灾民出工出力,修水灾后重建与时间赛跑。

  周志军是上杭乡负责人,正在水毁修复施工抢修现场指挥。他告诉我,上杭被冲毁的堤坝长约3公里,泥沙冲积了1000多亩农田。必须趁晴好,修堤筑坝,及时排水搁田,冲洗稻叶泥沙,进行水伤肥补,逐步恢复生产。西港镇,不少灾民戴草帽在田里忙活,抓紧翻新补种禾苗、豆角、玉米等农作物。也许洪灾肆虐的疮痍来不及完全洗净,但生活已然在情绪稳定中开始。

 

  五

  武宁位于修河中游,全县有大小河流603条,水库98座,重点山塘397座,地质灾害隐患点235处。接二连三的强降雨,村庄、农田大面积被淹、公路桥梁损毁、房屋浸水倒塌、电力通讯中断,群众受困,武宁灾情严重。

  富兴木业终究经历了怎样的大水?所有铝合金防盗窗被扭得七拐八弯。本来东西向的大铁门愣是被冲压成了南北向。200余根原木不知所踪。价值200多万的成品半成品通通报废。厂房里的淤泥一台挖机工作了许久,还是狼藉满目。老板兰樟根说,那水至今想来心悸。好在乡镇早就部署了人员转移。人没事,就是大幸。待把厂子清理干净,调试下设备,争取尽快恢复生产。

  澧溪镇临江村村支书张友斌,刚从县上回,带来200余公斤的农作物种子。顾不得喝上一口水,快马加鞭赶往村子边,哑着嗓音张罗几台轧田机帮助村民抢种二晚。村民心疼他,连轴转了十余天,每天睡不到三小时,让他坐下来歇歇脚。他不肯,只说自己有愧,24日洪水突然暴涨的凌晨,由于经验不足,光顾着转移安置人员,却没来得及转移家具、家电和粮食,对不起大家。其实,110多个被妥善转移安置的村民都打心眼里感激他。如果不是他提前防汛、迅速动员,当洪水以一分钟数百立方流量狂飙而来的时候,每个生命都是慌不择路、带不全一片瓦的。身边的范姑娘不自觉地掩着胸口说,那个晚上好吓人,自己在二楼刚接完村干部的询问电话,说没事。不到三分钟,水就淹进家中二米多高。

  佛山波萝救援队、武宁长跑协会都是主动投入九江抗洪救灾队伍的志愿者。他们自带了近十万元的设备,驻扎武宁清江乡,整整13天。每天工作16个小时以上,除却在水中长时间搜寻修水两名失联的抗洪英雄,他们还帮助当地政府转移群众、协助电力部门抢修、转运在交通事故中受伤的母女……熟悉专业搜救的人都知道,每天16个小时的工作量是超负荷的,最多坚持一周就要撤下休整,然而,波萝救援队的王队长告诉我,他们不会撤,会一直坚守到最后。他说,修水匡书记那样一心装着群众的干部很难得、江西上下抗洪救灾的万众一心很难得、武宁百姓的温情尤其难得,许多不认识的武宁人买来菜烧饭给救援队吃,帮队员义务洗衣缝被补鞋子,他和他的队员被感动了,他们要和这座有温度的城市在一起,不抛弃不放弃,直到险情消除、任务结束。而王队长却不知道,许多人正在被波萝救援队感动。陈林就是其中一个,所以他领着他的长跑协会来到清江,志愿做后勤保障。

  采访是有限的,抗洪抢险也是阶段性的,可洪灾背后,许多东西是无限的,像滋养生命的水,像煨热心灵的光。此刻,太阳开在天空,像一朵绚烂的花。高处充满暖意,似乎已将苦楚和不堪很好地包藏起来。大地出发到远方。所有损伤过的,都将被阳光治愈,再也不露端睨。

  九江,你好。江西,无恙。

 

(文章来源:厅宣发中心  作者:罗张琴)